編者按:

1931年9月18日,日本在沈陽制造九一八事變,強占我國東北。1937年7月7日,日軍蓄意制造盧溝橋事變,開始全面侵華戰爭,日軍在我領土上燒殺搶掠,無惡不作,大半個中國皆遭日軍鐵蹄蹂躪,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9月2日,日本代表在投降書上簽字,中國抗日戰爭勝利結束。2014年2月27日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七次會議通過,將每年的9月3日定為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紀念日。日本對中國的侵略戰爭中,據不完全統計,中國傷亡人數達3500多萬,直接和間接財產損失共達6000多億美元,給中華民族帶來了深重災難。云陽縣中心鎮(原老縣城)和云安鎮雖是地處長江三峽腹心地區的蕞爾小城鎮,也未能逃過日軍的數次慘烈轟炸,造成數百人傷亡和重大財產損失。

云陽人民從日本侵略中國的那一刻起,同仇敵愾,積極參與抗日救亡。國民黨云陽縣政府(以下簡稱縣政府)和中共云陽黨組織通過各種形式積極備戰,在合作與對抗中,在云陽本土及縣外,抒寫了抗日救亡的不朽篇章。在抗日戰爭取得全面勝利75周年之際,中共云陽縣委黨史研究室黃漢生特編寫反映云陽人民積極參與和配合抗日戰爭的紀實文章,以茲全縣人民銘記抗戰歷史,弘揚民族精神,紀念我縣抗日先烈和在日軍轟炸中遇難的先輩同胞。

組織機構

1931年九一八事變揭開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的序幕,云陽雖為大后方,積極組織抗日,縣政府成立兵役科,主要承辦壯丁調查、征集、組訓及管理在鄉軍人等事宜。1936年3月1日,云陽縣抗日防空支會成立。隸屬縣政府,受萬縣抗日防空指揮部指揮,負責全縣防空事宜。支會設會長1人,副會長2人,總干事1人。會長由縣長盧琰兼任,副會長由會長推薦報萬縣防空指揮部委任。支會下設總務、宣傳、訓練、研究4個組。

1936年3月7日,云陽縣抗日防護團成立。隸屬縣政府,團部設在縣政府內,縣長廖虹甫兼任防護團長,設副團長2-3人,其它雇員5人。該組織為本縣民國時期抗日防空,救護機構。裝備有輕型對空火器和一般防護,救護及消防器材。下設消防、救護、工務隊和醫院救護站。各鄉鎮設分團。平時負責防空設施,消防設施的修理,對防空人員進行訓練,戰時擔負對空監視、警戒、防火、防毒、救護、兵力部署、對空作戰等任務。據1938年10月6日統計,全團有隊員1212人,1943年隸屬國民兵團。

1938年12月13日省政府第3760號指令批復成立“云陽縣抗日動員委員會”,縣長陳言綍兼任主任委員,畢澄清任指導員。

1939年3月1日,縣抗日防護團設立防空監視隊。下設岐陽關(今屬蔈草鎮)、無量山(今屬雙土鎮)、尖峰寺(今屬紅獅鎮)3個監視哨。同年10月6日在小江(今屬人和街道)、窄口子(今屬農壩鎮)增設2個獨立監視哨。1941年設坳口場(今屬龍角鎮)、岐陽關、老汪寺、龍洞場、尖峰寺、沙沱寺、桑坪場、窄口子、無量山等9所防空哨所。

1940年10月5日縣政府召開籌備會,11月16日正式成立“云陽縣空襲服務救濟聯合辦事處”。主要職責:防空疏散、收容安置、醫療救護、撫恤掩埋等。下設警報、警戒、燈火管制、避難、消防、救濟、經濟、消毒等8個組。

1940年縣政府成立“云陽縣戰時工作委員會”,縣長梁敬民任主任委員,楊秩東任副主任委員。下設總務、經濟、兵役、宣傳4個組。各組設組長、副組長及干事。

1942年4月抗日防護團官兵共489人。具體負責承擔敵機進入領空監視、警報和被轟炸后消防救護等。

宣傳動員

九一八事變后,日本軍國主義加緊了對中國的侵略。1932年1月28日,日本武裝侵犯上海,在上海、南京讀書的云陽籍學生譚林、陶誾、解華、趙唯等20余人回到云陽。他們出于愛國熱情和對日寇侵占中華的仇恨,在云陽創辦了《國難周刊》雜志,喚起民眾,宣傳抗日,云陽人民掀起了如火如荼的抗日救亡運動。在中共云陽黨組織的領導和影響下,云陽的抗日救亡宣傳活動最具影響和特色,其活動內容豐富多彩,活動形式生動活潑,活動范圍遍布城鄉,有效地激發了云陽民眾的愛國熱情,增強了戰勝日本侵略者的信心。

1932年4月26日,陶訚、譚林等人向縣教育科呈報申請出版《國難周刊》

1938年12月28日,縣政府召開有各機關、法團、學校領導和區長、聯保主任等參加的臨時行政會議,決定以云陽縣抗日動員委員會為核心,開展“抗戰總動員宣傳周”活動。從1939年1月1日至7日為全縣總動員宣傳周,進行大規模的全民抗戰總動員。第一階段為縣城總動員;7日至14日為第二階段各鄉鎮總動員。宣傳周第一天,縣政府和縣抗戰動員委員會在縣城西坪大操場召開數千人參加的抗戰總動員大會??h長陳言綍號召全縣人民“有糧出糧,有人出人,有錢出錢”支援抗戰,共赴國難;宣傳隊員發表抗戰演說;表演抗戰文娛節目。大會通過了《云陽縣總動員宣傳周宣傳大會宣言》,《云陽公報》為此發表消息。隨后,全縣各區、聯保、學校師生組成宣傳隊伍,舉行聲勢浩大的抗日宣傳。

1939年2月,原東北“皮鞋少將”江民聲棄官抗日,組織“生活書店”10人到云陽縣云安鎮進行抗日宣傳,中共云陽黨組織發動群眾在云安沙灣河壩舉行歡迎大會。由郭沫若領導的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政治部第三廳“孩子劇團”也來到云陽,在城區和云安等地巡回抗日演出一個多月,并到野戰醫院對傷病員進行了慰問演出。

與此同時,縣立中學、女子師范、東城小學、西城小學、竹溪小學、雙土小學等師生在中共云陽黨組織的領導下,組織歌詠隊、戲劇隊、建立“救亡閱覽室”,利用寒暑假在全縣各地辦壁報、刷標語、發傳單進行抗日宣傳活動。并通過寫信、發快電慰問和鼓勵十九路軍的抗日將士。積極組織青年北上延安,尋求革命真理和抗日救亡道路。尤其是受從延安返鄉進行抗日宣傳的盛超群、郭良等革命青年的激勵鼓舞,云陽青年掀起了一股奔赴延安的熱潮。云陽的抗日救亡活動從初期的個人行為和小規模集會、游行等,逐步發展為在中共云陽黨組織的領導下,有組織、有規范,以共產黨員為主導,帶領師生、工人和農民等群眾參與的全民抗日救亡運動。

募捐調運

抗戰爆發后,云陽各界積極捐款捐物,搶運軍需物資(主要是糧食、食鹽、軍馬草料等),支援前線。據檔案資料記載,1938年云陽縣成立籌捐委員分會,當年就征募寒衣捐16000元,征募慰勞傷兵捐5000元。1941年,國民政府在全國發起獻機運動,縣政府成立獻機委員會,1943年上繳飛機捐6萬元,1944年四川省政府確定云陽、開縣、奉節、巫溪、巫山、城口共獻飛機一架,云陽派額5萬元年底如數上解。期間,云陽還為軍政部后方醫院在云陽設立的傷病醫療站開展了救國捐,為前線將士開展了慰勞金、軍米、軍馬草料捐。1943年7月,為紀念全面抗日戰爭6周年,全縣捐洋35000元,其中,云安鎮募捐17500元,占一半。戰時,云陽還積極組織民夫搶運軍需物資,每年出動數批次,少則百十人,多則數百人,有的直接從陸路人力運至巴東、宜昌等前線,有的是肩挑背扛運至境內長江沿線各碼頭倉庫或直接上木船出川,有的直接被征至前線當抬炮夫。1939年后,日軍占領兩湖地區,切斷了海鹽供應線,國民政府決定川鹽濟楚,規定云陽食鹽供應湖北西部地區及長江沿岸防御部隊,食鹽從湯口起運,經陸地新津口-龍角-耀靈進入湖北利川、恩施、建始、宜昌等地。至抗戰結束,云陽出動民夫20余萬次,運送作戰物資數十萬噸,出動民船4000余只(次),運送軍糧4000余噸,還提供了數千噸食鹽支援湖北人民和前線將士。

出川抗日

從1937年7月7日日軍全面侵略我國開始,云陽就有成千上萬的青年到抗日的第一線與日軍戰斗。他們在湖北宜昌、隨縣、黃梅,安徽合肥、貴池,江西武陵、高安、南昌、湖口、瑞昌、彭澤,湖南長沙等戰場拋頭顱撒熱血。1937年-1945年,全縣共征集抗日軍人18018人,陣亡將士1483人。僅在1939年長沙會戰鄂南游擊戰及冬季攻勢中,陸軍20軍133師英勇捐軀的云陽籍烈士就多達27名。

陸軍20軍133師司令部衛訓令

抗戰爆發后,云陽懷抱抗日救國情懷的青年通過各種途徑奔赴心中的革命搖籃延安,在“抗大”、“陜公”等學校努力學習,迅速成長為前方、后方抗日戰場上的主力軍,為抗戰勝利貢獻了青春甚至生命。他們是龍潛、譚右銘、蘭伯莊、盛超群、張顯俊、袁益州、郭林、許光三、胡宗榮、劉宏達、劉祥綸等。奔赴抗日圣地延安參加八路軍的云陽籍抗日烈士有袁益州、許光三、朱碧淮等(2015年8月24日,經黨中央、國務院批準,民政部公布第二批在抗日戰爭中頑強奮戰、為國捐軀的6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體名錄,袁益州列于其中)。因組織集會痛斥國民黨不抵抗政策而在上海被捕的云陽籍雨花臺烈士有周庭輝、徐述堯等。

1938年袁益州(前排右二)和云陽中學同學合影

從1938年至1940年間,中共云陽黨組織輸送青年學生100余人奔赴延安,經農壩地下黨組織派人護送,經城口、陜南去延安的有7批80余人。這些奔赴延安的青年,在“窯洞大學”中學習、成長,為中華民族的獨立和解放事業作出了貢獻。

防空防御

1939年縣政府成立江防巡查隊,制定江防巡查預算書及規劃。首先抽調大批人力物力加強江防工事,預防日軍沿長江向四川進攻。云陽作為夔巫要塞區的一部分,縣政府分別于1939年、1940年、1944年大規模趕修江防工事。江防工事以縣城為支柱,以故陵、小江、五峰山、云安場為防御點。兵力裝備部署為:從縣城起,沿江下游22.5公里的故陵廟磯子灘至34公里處的石筍河(長灘河)出口一段。沿江兩岸為一炮兵火力網,駐海軍陸戰隊一個炮兵連;上游30公里的盤沱經紅河溪至42.5公里的澎溪河口太公沱,下至興隆灘一帶為一炮兵火力網,駐一個加強炮兵營(增加一個高射機槍連)。炮兵陣地平時駐1-2個警戒分隊。其余駐小江桂花灣一帶;五峰山為高射機槍防御陣地,駐防一個排與故陵、小江炮兵陣地火力網協同擔任對空防御。為加強對云安鹽場的對空防御,在湯溪河白水灘--美人灘沿岸構筑對空防御體系。1940年,全縣建碉堡116座。至抗日戰爭末期,全縣共修筑火炮工事17個,彈藥庫4個,重機槍工事7個,掩蔽部1個,觀察哨所44個,防空洞9個。其中云陽2個,可容納5500人;云安7個,可容納2500人。

云陽縣對空防御區域分劃配置要圖

1942年6月縣防空指揮部在沙沱、農壩組織了防空演習,8月18日萬縣市防空指揮部來函對演習給予了肯定。

1942年6月2日,縣政府下令在盤石、故陵兩處設置警報球臺,限6月24日實施升降。隨后云陽城、小江、龍洞等地也設置此臺報警。

在抗日戰爭最激烈之時,蔣介石曾將云陽故陵廟磯子灘作為夔巫要塞防御體系的一部分,派部隊在廟磯子灘側巖灣構筑江防工事。

云陽縣民國時期江防工事、火力配系調查統計表

敵機在轟炸云陽城時,縣政府將居民動員疏散到水磨、棲霞、張飛廟等地。據1943年5月1日統計:當時縣城有15740人,4月份內疏散4010人,城內仍有11730人。

1944年,縣城有消防隊員180人,配備手搖水龍3個,人力水槍30個,沙包60000袋(3公斤一袋),水池24個,容水20000擔;水桶120擔,救護隊員75人。

被炸損失

據云陽縣檔案館資料統計,日本轟炸機先后14次空襲云陽縣城中心鎮(今云陽鎮)和所轄的云安鎮(鹽場)、故陵鎮、硐村鄉。其中轟炸云陽縣城9次,云安鎮3次,故陵鎮1次,硐村鄉1次。先后出動轟炸機90架次,投彈400多枚,共炸死炸傷無辜群眾536人,其中炸死204人,重傷152人,輕傷180人。炸毀房屋267間,鹽井2口,鹽庫3座,鹽灶20多座,損失法幣近億元,其中云安鎮損失法幣五千八百余萬元。故陵鎮、硐村鄉無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

民國三十年八月二十四日、三十日云陽縣城兩次被炸傷亡人數統計

撫恤救護

據1941年檔案資料中的一次記載:“四川省振救會來函稱:查貴縣1941年8月2(冬)日、12(文)日、24(敬)日、30(……)日云陽縣城和云安鹽場遭受敵機連續轟炸后,本會向財委會施行緊急救濟,計被炸四次,死亡158人,每人各發洋60元;重傷110人,每人各發洋40元;輕傷112人,每人各發洋15元”……

1943年3月1日四川省振救會重新調整了撫恤標準,死亡每人發洋120元;重傷每人發洋80元;輕傷每人發洋40元。

1941年10月20日云陽縣立衛生院院長胡大農在呈報云安鎮被炸報告上稱:“查本縣縣屬云安鎮被炸后職當率鎮醫務人員赴該鎮妥為救護,并于次日設立收容所除輕傷每日來所換繃帶外,計兩次重傷32名,后因傷重陸續死亡3名,其余29名均在兩月內先后痊愈出所……”。

據1941年8月31日云陽縣衛生院醫務工作月報表資料附記記載:“本月普通門診703次,因加進本月被炸輕重傷民眾門診次數1786次,兩項合為2489次。本月住院人數為82人,救護人數達260人?!庇捎诋敃r衛生院經費緊張,每月開動醫藥費在500元左右,縣政府向省政府報告,由省府每年補助2000元實施空襲救護。

收容難民

1937年,因抗日戰爭全面爆發,長江中下游淪陷區大批群眾逃離家園,按照四川省振救會印發的《四川省各縣市難民收容所暫行規則》,1938年縣政府成立“難民救濟委員會”。當時陸續匯集云陽的難民難童有13458人。云陽在云安鎮、江口鎮、坳口場(今龍角鎮)、鳳鳴鎮設難民招待所。1939年7月,縣難民救濟會與縣振救會合并為縣振救會,同年11月25日,振救會聘請劉裴成為云陽縣難民收容所所長。在云陽縣城公園、張飛廟等地設難民收容點。難民來自湘、鄂、豫、川、翼、皖、蘇、熱、魯等地。按有關規定:“凡收容之難民,由四川省政府安排來縣安置者,縣安置適當職業;過境難民赤貧者,酌發適當路費,其費用開支靠縣自籌募捐;收養無依靠喪失勞動能力的老弱殘幼難民,撥發口食費,死者撥發殮葬費?!?/p>

1940年至1945年,四川省振救會給云陽縣政府撥發難民口食費和殮葬費計207146元。此后陸續資助遣返回原籍難民295人。分別發給資遣路費78372元。位于張飛廟的“澤惠流離”、“在遠不遺”兩通摩崖題刻,就是日寇侵華罪行的真實記錄。題刻刻于1946年,記錄了抗日戰爭爆發后,江浙一帶的難民來云陽避難,住在張飛廟里歷時八年,受到云陽同胞的鼎立資助??箲饎倮y民返回家鄉時,為感激云陽人民的幫助,刻此題記,永遠銘記。

位于張飛廟的“澤惠流離”摩崖題刻(陳昀提供)

救治傷兵

1938年9月,成立縣慰勞傷兵委員會,同年10月1日成立“四川省傷兵管理處”。陸續送來云陽第21陸軍醫院救治的受傷官兵1710人??h政府立即安排張飛廟收容所新增棉被350床,稻草1500斤。11月16、17日縣長派人將白頭巾539張洗干凈與600根繃帶送到21陸軍醫院。同年,第十重傷醫院八十八后方醫院將受傷官兵1500余人轉到盤石鎮。據1945年9月16日盤石第四后方醫院稱:“現在傷病官兵800余員(原有700名,最近轉入100多名)”。中秋節縣政府號召部分鄉鎮、學校組織慰問,并指派林小鋒、陳正華、趙欣小、羅開灶、趙和玉等到傷兵醫院服務。1946年后,負傷官兵隨醫院撤離而轉移治療。

原第六戰區盤石榮民醫院所修水井

建忠烈祠

為了紀念在抗日戰爭中殉難的官兵和群眾,1943年7月7日,縣政府在縣城三板橋羅漢廟占地18平方米,建立“抗敵殉難忠烈官兵祠”。供奉死難將士牌位91塊,共334人。其中軍官53人,士兵281人。供奉的334名英烈牌位中,有入祀全國、全省的抗日殉難名將張自忠、郝夢齡、饒國華等將軍38人。其余為本縣籍人?!爸伊异簟苯ǔ珊?,縣政府規定,每年“七·七”抗戰爆發紀念日或其它重大節日,都要組織各界群眾前往祭奠,舉行公祭,緬懷忠烈。

忠烈祠供奉死難將士之軍官名單和云陽籍士兵名單(部分)

(文/黃漢生)

Copyright © 2008-2016  云陽網 版權所有  主辦:云陽縣委宣傳部  承辦:云陽報社
体彩排列3一注多少钱